世界杯之后,日子怎么过

2019-07-08 07:00 来源:就爱网

维生素e可以助孕世界杯之后,日子怎么过

苔丝电影

含硒矿泉水

世界杯之后,日子怎么过

有组织的无组织对抗  与“草根杯”、论坛等相比,罢工、示威游行是抗议世界杯或提出利益主张的两种激烈形式。

  5月15日,“国际反世界杯斗争日”。巴西50余城市爆发反世界杯示威。  在圣保罗,近4000名示威者占领了即将举行开幕战的科林蒂安斯新体育场附近的两条主要道路,要求政府解决住房问题,晚上又有8000名教师走上街头;在里约热内卢,700名示威者游行到议会大楼,批评政府花费巨额资金在足球赛事上,但对教育、住房和交通问题视而不见。  在街头示威中,出现了一种非组织的组织:黑块。

这是一种游行战术,每个人都穿着黑色服装,使用围巾、墨镜、滑雪面罩、摩托车头盔等物品,使参与者之间难以区分。警方试图通过情报分享、监控与抗议有关的网站来防止黑块成员在世界杯期间搞破坏,但由于黑块无组织、无方向,很难瓦解。

  在50城联城大示威的前一周,巴西26个州和首都联邦区中的22个陆续举行罢工。最特殊的罢工群体是外交官,从5月15日起,巴西13家驻外使馆和领事馆的当地官员宣布进行48小时的罢工。  从五花八门的罢工组织名称,可见各种组织的发达。建筑业中的里约热内卢重型市政建筑业劳动者工会(Sitraicp),承担的工程包括里约快速交通体系、地铁4号线及奥林匹克交通线、码头及马拉卡纳球场的修缮等。  Sitraicp的罢工原因是对加班工资不满,因而召集了3万在里约州的劳动者,其中90%持续罢工一周。  罢工时间正好选在国际奥委会派执行主任费利来里约督促筹备工作进度的这周,各种抗议活动也瞅准了世界杯准备进入冲刺阶段之时。2013年巴西国内最大规模的抗议潮,则发生在联合会杯期间,超过100万民众上街,抗议政府投入重金办世界杯和奥运会。  富人更富与穷人有罪化  世界杯、奥运会没有取得集权制模式下增强凝聚力与自豪感的效果,反而加速撕裂社会。  经济学家桑德拉·昆特拉以学术语言描述了其撕裂社会的机理:“世界杯是一个以进攻性的模式推进社会排斥的工具,使得社会财富更加集中、压迫更甚。所有活动都围绕着由资本主义体系支持的全球市场运转,另一方面,这些活动基于个人主义、竞争力、性别歧视和父权制,排斥所有对它没有贡献和不按照它强加的方式生活的人,比如,农民、采掘者和土著。”  里约联邦大学城市与区域规划研究所研究员奥兰多·儒尼奥尔认为,贫民窟与富人区在海边的山上比肩,拥有同样的视野与景观,拆迁意图非常明显,就是将游客的眼睛从穷人区移走,这与城市的商品化和精英化有直接关系。  “球迷国民阵线”则从足球的角度观察了社会的撕裂,该组织反对足球的精英化。“球票涨价,球迷成分逆转。以前马拉卡纳是大众的、是人民的,富人通过电视收看比赛,现在情况正好相反。我们的旗帜是反对‘现代足球’,反对‘足球营销’。”  球票价格大幅上涨,球场被修整得更现代化——巴西当局试图使足球面向高端,寻求更高的利润及消除不稳定的因素。  加剧了撕裂感的社会,向富人更富与穷人有罪化两个极端飘飞。  画饼是画不是饼  对世界杯、奥运会举办意义的争夺,归根结底是围绕一个问题进行的:政府应该不应该在大赛事上投入巨资,因为巴西尚有更重要的问题要解决:住房、教育、卫生、交通、公共安全,等等。  “那么,这些瓶颈解决之前,我们是否无法举办大型活动?资本主义外围国家必须留在发达国家的‘后方’?”塞尔希培州联邦大学地理系教授内尔森·费尔南德斯·菲利普·儒尼奥尔反问,“问题的关键在于人们使用了‘非此即彼’的思考方式,要么要世界杯,要么就要民生。与80年代财政危机时的状况不同,现在巴西政府有能力同时促进各经济部门的发展和回应各种社会需求,并且同时主办世界杯和奥运会。”。

(责任编辑:佚名 )